深度 | 數字經濟重塑制造業核心能力

2017-08-14 09:58:00
轉貼
2504

數字經濟以數據化、網絡化和平臺化為顯著特征,具備快捷性、自我增強性、邊際效益遞增性等優勢,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資源的重新高效配置,這將顛覆傳統的制造業生產經營理念與模式,加快制造業轉型升級步伐。

2016年,中國作為二十國集團(G20)輪值主席國,首次將“數字經濟”列為G20創新增長藍圖中的一項重要議題。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寫入“數字經濟”,強調 “推動‘互聯網+’深入發展、促進數字經濟加快成長”。數字經濟已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其高滲透性已經并將進一步對制造業產業鏈與價值鏈產生深遠影響。

數字經濟發展與制造業   轉型升級同向同力

在G20杭州峰會上簽署的《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指出,數字經濟是指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數字經濟發展已進入快車道,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與制造業轉型升級相輔相成、相互促進。

第一,制造業是數字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數字經濟作為一種新的經濟形態,正在形成一個相對完整的生態體系。該體系生長于既有經濟體系之上,在信息通信技術的快速發展與廣泛應用的基礎上強勢崛起。制造業作為國民經濟的主體和根本,在這一新的經濟體系中面臨著發展環境與本身活動的根本變化?;蛘哒f,制造業發展的新體系正在形成。

第二,數字經濟為制造業轉型升級提供手段與工具。數字經濟的實質是大數據、互聯網、云計算等信息通信技術與實體經濟的融合發展。數字經濟以數據化、網絡化和平臺化為顯著特征,具備快捷性、自我增強性、邊際效益遞增性等優勢,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資源的重新高效配置,這將顛覆傳統的制造業生產經營理念與模式,加快制造業轉型升級步伐。

第三,數字經濟所特有的生產要素與基礎設施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在傳統經濟體系中,水、電、油、交通運輸等是制造業的生產要素和基礎設施,其保障程度與建設水平是制造業發展的前提基礎,也影響著制造業的生產成本。在數字經濟體系中,互聯網及信息系統成為新基礎設施,大數據成為關鍵生產要素,其快速發展與不斷創新必然提高制造業的生產效率,并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包括客戶調查成本、交易成本等在內的制造業成本,提高交易效率。

第四,制造業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創新資源與巨大市場。數字經濟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孕育產生,信息通信技術的迅猛發展是數字經濟形成和發展的源動力。制造業是國民經濟中開展研發活動最活躍、承載創新資源最多的部門,在產生技術創新成果的同時,也不斷使用和傳播技術創新成果,作為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制造業是數字經濟發展成果最重要的應用市場。

數字經濟重塑    制造業核心能力的路徑

數字經濟整合創新資源,提升制造業研發設計能力。一方面,互聯網創新平臺得以將全球的創意設計、研發資源迅速聚合在一起,而且能夠讓消費者直接參與產品設計,研發機構和個人分工協同,提高研發設計效率。海爾開放創新平臺HOPE,是這方面的典范。另一方面,通過大數據分析能夠更為準確地掌握消費者需求,據此不斷改進產品研發設計方案。

數字經濟整合海量數據資源,擴展制造業智能化生產制造能力。制造業的數字化、網絡化與智能化既是發展趨勢也是發展目標,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工廠將改變傳統的生產制造模式。除了生產設備網絡化、生產數據可視化、生產現場無人化等特征,更為重要的是用戶全流程參與,大批量規?;a加快向分散化、個性化定制生產方式轉變。比較典型的案例是青島紅領的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生產。數據獲取與計算能力、快速響應能力、柔性制造能力、精益生產能力等,都是數字經濟體系下制造業生產制造能力的重要體現。

數字經濟整合產業鏈各環節,增強制造業服務能力。數字經濟為服務型制造的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制造業企業可以通過遠程診斷管理、電商銷售、物流服務等方式,延伸和提升價值鏈,還可以面向細分行業提供研發設計、優化控制、設備管理、質量監控等云制造服務,由提供產品向提供全生命周期管理轉變,由提供設備向提供系統解決方案轉變,打通研發、制造、營銷、售后服務等各環節,實現多元化增值。

數字經濟整合市場資源,提升制造業跨國經營能力。通常,企業只有達到一定規模,才具備跨國經營的條件。數字經濟使得制造業中小企業甚至小微企業有機會通過電子商務平臺、通過網絡化協同制造參與到國際生產經營中,某種程度上,各國制造業企業面對同樣的全球市場。據麥肯錫的數據,目前約12%的全球貨物貿易通過國際電子商務完成,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長。若企業需求定位準確、產品質量過硬、特色鮮明突出、經營生產靈活,無論規模大小,都可能在國際競爭中脫穎而出。

促進數字經濟    與制造業融合發展

在促進數字經濟與制造業全方位深度融合發展的過程中,應該對以下問題加以關注。

第一,制造業的核心能力始終受制于技術創新水平,必須大力推動創新尤其是信息通信技術的創新。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由信息通信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等交叉融合所孕育引發。而信息通信技術無疑是最關鍵、最活躍、最具引導力和滲透性的領域。制造業核心能力提升必須緊跟科技發展步伐,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并提高綜合集成創新能力。

第二,互聯互通是數字經濟為制造業提供的最基本便利,必須加快工業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制造業活動中,數據高效交互、信息資源共享、快速協同工作的前提是互聯互通?;ヂ摼W、云計算、大數據等建設都需要盡快跟上產業發展的需求。要建立低延時、高可靠、廣覆蓋的工業互聯網基礎設施體系,加快建立寬帶網絡、高性能計算系統,推動數據開放和標準化,突破大數據核心技術,大力發展解構和重塑制造業活動的工業軟件。同時,還要切實解決我國城鄉之間、東西部地區之間的數字鴻溝,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提供基礎條件與均等機會。

第三,數字經濟與制造業融合產生新業態,必須以包容審慎態度給予制度層面的支持。隨著數字經濟體系的加速形成,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有些新的經濟形態既缺乏既有經濟學理論的支撐,也沒有法律法規和相關政策等制度支持。李克強總理在2017年6月21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表示,對于新業態、新模式,各有關部門要善于抓住市場瞬息變化的趨勢,從大局出發,堅持“鼓勵創新、包容審慎”的監管原則。對于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產生的新業態,企業層面出現的一些新的業務模式,政府要為這些創新提供制度和政策的便利。

第四,數字經濟對制造業核心能力的重塑是全球性趨勢,必須加強開放合作。數字經濟在全球興起,世界主要國家都在積極關注、加緊部署。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6數字經濟展望》報告,截至2015年,80%的OECD成員國制定了數字經濟國家戰略或相關政策。目前,在數字經濟領域我國走在世界前列,但我國數字經濟與制造業的融合程度相對數字經濟在社會其他領域的應用和實踐仍顯緩慢,無論是技術、標準、模式、政府規制等各方面都在探索實踐中。必須以開放的心態加強國際合作,積極“走出去”,推廣數字經濟與制造業融合發展的新產品、新服務、新標準。同時,利用好全球資源,加強在人才、技術、知識產權等方面的合作,交流學習先進理念與先進經驗。

(文章來源: e-works數字化企業網)


文章分類
最新資訊
瑞策咨詢入圍常州市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服務資源池名單(第一批) 2019-12-20 瑞策咨詢入圍常州市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服務資源池名單(第一批)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 2020-03-19 目錄 第一編 總則     第一章 基本原則     第二章 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     第一節 不動產登記     第二節 動產交付     第三節...
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 2020-03-19 第一章 總 則 第一條 為促進資金融通和商品流通,保障債權的實現,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定本法。 第二條 在借貸、買賣、貨物運輸、加工承攬等經濟活動中,債權人需要以擔保方式保障其債權實現的,可以依照本法規定設定擔保。 本法規定的擔保方式為保證、抵押、質押、留置和定金。 第三條 擔?;顒討斪裱降?、自愿、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 第四條 第三人為債務人向債權人提供...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2006年修訂) 2020-03-19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 第 五十五 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三次會議于2006年8月27日修訂通過,現將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公布,自2007年6月1日起施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胡錦濤     ...
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 2020-03-19 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  (2003年10月28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通過 2012年12月28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修訂) 第一章 總 則  第二章 基金管理人  第三章 基金...
{转码词},{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